亚搏官方网站

亚搏官方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扎陵湖 >

“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三江源”

亚搏官方网站 时间:2021年05月11日 14:07

  图①:在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班玛县玛柯河林区里,国家二级野生保护动物岩羊正在悠闲地活动。

  脚下,曾经光秃秃的草地冒出新芽;远眺,湛蓝的鄂陵湖与碧绿的扎陵湖波光粼粼,交相辉映。

  “这才是我心中最美的家乡啊!”在这片土地生活了几十年的生态管护员公桑,心里乐开了花。他心中“最美的家乡”,是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,位于黄河源头,有“千湖县”的美称。

  2016年3月5日,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印发《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》,标志着中国第一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正式启动,开启了中国建立国家公园体制的新征程。北以昆仑山脉为界,南至藏区玛日尕扎赛山,三江源国家公园坐落在我国的西部青海省境内,包含长江源、黄河源、澜沧江源三个园区,总面积达12.31万平方千米。

  今年,是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第5个年头。5年来,三江源国家公园建设成果斐然:野生动物受到良好保护,“源头活水”惠及下游、造福四方,当地居民搭上特许经营制度的“顺风车”,日子越过越红火……

 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局长赫万成表示,三江源国家公园积极探索生态保护和民生改善共赢之路,实现了生态保护与精准脱贫相结合。

  近日,笔者采访了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和当地居民,为您揭开4500米高原之上“生态保护奇观”的神秘面纱。

  每年7月,是藏羚羊产羔的季节。青海省三江源区的可可西里腹地变得格外热闹,藏羚羊群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产下羊羔。

  “现在藏羚羊的数量已经恢复到7万多只了,三江源的生态环境也越来越好。”透过电话,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党委委员、副局长王湘国向笔者骄傲地说道。1986年从青海大学农学系土壤农化专业毕业的他,可以说将大半辈子都奉献给了三江源。

  “1998年赶上气候变化,属于干热时期,黄河源头都断流了。”电话那头传来略带苦涩的回忆。尽管三江源越变越好,但如今的王湘国还能清晰地想起这片生态乐园曾经“伤痕累累”的模样。

 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,由于环境恶化,牧民守着三江源头,却没有水喝。牛羊守着草场,却啃得一嘴泥沙。凶残的偷盗者盯上了浑身是宝的藏羚羊,情况最严峻时,可可西里藏羚羊的数量不足2万只。

  转机出现在2015年,“国家公园”这个新概念正式落地中国。2015年12月9日,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19次会议,审议通过《中国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》。这一年,三江源国家公园成为“摸着石头过河”的先行者。

  国家公园是国家为了保护一个或多个典型生态系统的完整性,而划定的需要特殊保护、管理和利用的自然区域。每一处国家公园体制试点,都是一座天然的物种基因库,更是一个缤纷多彩的生物乐园。

  乐园建好了,守乐园的人也赶来了。2016年4月,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正式启动,生态管护员们也陆续上岗了。登高山、钻丛林、清河道……生态管护员们采取“全面巡护+野生动物活跃点重点巡护+定期专项巡护”的方式排除着野生动物生存的隐患。

  “我从小就在马背上长大,保护三江源就是保护我的家。”今年39岁的公桑有些腼腆向笔者说道。2016年,他当上了黄河源园区黄河乡斗江村的生态管护员,平日早上8点匆匆出门,有时要到下6点才能完成巡护工作。当被问及巡护过程中最难忘的事情时,这位淳朴的藏民一下子激动了起来。

  “2020年11月16日,星期一……”电话那头的公桑翻开了他的《巡护日志》,操着一口磕磕绊绊的普通话,将笔者带回到那个惊险的下午。

  “下午4点左右,我们巡完山正准备回家,路上司机突然喊起来了。”公桑的语气越来越严肃,“那有匹狼!”在同伴惊呼之下,公桑这才发现路边小湖深处的一个冰窟里,竟然卡着一匹野狼。

  “那时情况太危险了,我们都没想过结冰的湖有多冷!”顾不上零下10摄氏度的气温,公桑扯下牵引绳,冲向冰窟。几人合力将牵引绳套在野狼头上,奋力向岸边拖曳。僵持40分钟后,公桑终于将野狼拽上了岸。冻得行动迟缓的野狼抖下满身的湖水和冰碴,才奔向了远方。

  “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,野狼绝对不能被淹死。亚搏”说到最后,电话那头的公桑终于放松了下来,心有余悸地舒了一口气。尽管近年来野狼的数量有所增加,但在公桑心里,每一只野生动物都弥足珍贵。

  三江源国家公园内,像公桑这样的生态管护员共有17211名。为了推动牧民从生态利用者转变为生态守护者,三江源国家公园建立了生态管护公益岗位“一户一岗”机制,组织大伙展开了无死角的地毯式巡护排查工作。

  公桑冒险解救野狼的故事,只是生态管护员们救助野生动物的一个缩影。在杂多县昂赛乡,南迁的黑颈鹤遭猛兽攻击,翅膀受伤,生态管护员们将其接回家里,悉心照料;都兰县沟里乡,崖顶上一只雪豹被困住,急得原地打圈,幸好管护员们及时赶到,将其放归雪山……

  “三江源区主要保护对象都得到了更好的保护,生态环境质量得以提升,生态功能得以巩固,水源涵养量年均增幅6%以上,草地覆盖率、产草量分别比10年前提高了11%、30%以上。”2020年3月,国家发改委生态成效阶段性综合评估报告正式出炉。令人欣喜的数字背后,是水草丰美、湖天一色的生态乐园新景象。

  动物是三江源的动物,水却不仅仅是三江源的水。如今,一江清水从巍巍昆仑流向祖国各地,惠及全国。

  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昂赛乡境内,雪山洁白,崖柏苍苍。澜沧江的上游——那曲河,就这样浩浩汤汤地流经这片无人打扰的桃源圣地。

  “这是有害垃圾,这是生活垃圾……”如果说那曲雄浑的水流声是高音,那么昂赛乡牧民的低语是低音,两者就这样交织出三江源美丽的合奏乐章。

  自2016年三江源国家公园试点建立以来,垃圾分类就变成了乡民每日的功课。家家户户门前都有好几个垃圾桶,只为了那句“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三江源”的承诺。

  即使是离开了生活的村子,在草原上挖虫草的牧民,也会在放牧时时刻留心着脚下,把能看到的垃圾都捡回去,交给村里的垃圾收集点集中清理。

  昂赛乡年都村的查吾村主任有一张坚毅的国字脸和黝黑的皮肤,看着村民们变成了积极的环保使者,这个高大的藏族汉子高兴地笑出了一口白牙:“保护环境对人类的益处是不可衡量的,这必须是重中之重的事情。现在保护环境已经是村民们的一种自觉行为,经常能看到老人和小孩随手捡起草场上的垃圾。”

  除了发动牧民,三江源国家公园也积极探索高新科技力量。早在2018年,三江源通过与科技公司的合作,建设起了一套自主智能终端操作系统。水质传感器、监控视频、无人机等技术成了监控河流的“新法宝”,配合大数据实现了“数据巡河”。

  有了科技助力,中华水塔更显威力。三江源每年向三条江河中下游的供水总量达600多亿立方米,成为中国和东南亚地区10亿人的生活源泉。

  随着三江源国家公园的建立,水污染从上游得到了遏制,长江的水一日比一日清,江豚也一日比一日常见。不少摄影爱好者架着“长枪短炮”赶来武汉,蹲守在鹦鹉洲长江大桥,只等江豚跃出水面的那一刻,一按快门,“江豚与黄鹤楼同框”的精彩瞬间就成了。

  上游治理,惠及四方。三江源国家公园的河湖治理成果分外傲人,短短5年内,扎陵湖、鄂陵湖面积分别增大74.6平方公里和117.4平方公里,湿地面积增加104平方公里,湖泊数量增加到5849个,“千湖美景”,“碧波浩渺”,“琉璃千顷”都已不再是梦。

  近有当地生态得到恢复,远有清水潺潺流经全国,但迈出了体制试点第一步的三江源国家公园却没有止步于此,转而探索起“人与自然和谐相处”的新妙招。

  “第一次,确实很难做。”面对笔者的提问,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规划财务处处长赵海霞坦言。忙碌了一天的赵处长有些疲倦,但依然很耐心地回答着笔者的问题:“三江源国家公园作为首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,一切都是摸着石头过河,参考国外的经验和国内其他行业的例子,才有了特许经营制度。”

  赵处长提到的“特许经营制度”,是指通过合理利用现有生态资源,打造一批可吸纳就业的旅游、有机农牧等绿色产业,最终让群众共享生态保护红利的创新举措。

  笔者联系上曲代时,这个36岁的藏族汉子还有些腼腆,每一句话结尾时都要带上一句“老师”。但随着聊天越发深入,曲代也丢掉了先前的局促,和笔者说起了“掏心窝”的话。

  回忆起曾经的牧民生活,曲代显然有些不快,连声音都带上了几分压抑。“就是放牧,起早贪黑,一年到头赚不到什么钱。”

  不过随着谈话进行到了特许经营制度,曲代阴沉的情绪便一扫而空。那是2020年的6月初,草原的太阳已经很烈了,社区的工作人员冒着烈日上门找他,和他商量起了参与特许经营的生态旅游项目的事。

  “因为我有辆车,社区就安排我跑运输,从县城出发,一共有三条线辆车,一个月能跑两三趟,一趟就能赚2000多元。”

  生态旅游的路线深入三江源腹地,往返需要两三天,夜间曲代会休息在线路上的其他牧民家里。在睡觉前,曲代还要举着手机到处“乱晃”一会儿,直到找到一个信号好的位置,和家里的人通个电话。这种跑一跑就能歇一歇的生活,让他感到满足。

  不过最让曲代满意的,还是那个“焕然一新”的家。曲代清晰地记得自己在参加特许经营之后,终于攒够了钱,在县城店里买了那台看中了很久的新电视。一转眼又是几趟运输跑下来,不仅电视换了,洗衣机也换了,那些老旧的电器和家具一个个“翻了新”;餐桌上的蔬菜多了,孩子和妻子的笑脸也多了。

  三江源的特许经营已经初见成果,澜沧江源园开展的昂赛自然体验特许经营活动,自2020年4月10日起,接待访客30批600人次,运行收入100万元。黄河源园区开展的黄河源园区生态体验特许经营活动,自2020年7月10日起开始运营,2020年共接待访客7批79人次,运行收入31万元。

  三江源国家公园特许经营项目的成功,也吹响了各地国家公园改革的起跑哨,祁连山国家公园、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等也开始尝试特许经营。而“人与自然和谐共生”的中国智慧,随着国家公园的全面铺开,正一步步地走向美丽中国的每一片疆土。(严冰 陈嘉淇 张星翼)

“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三江源”的相关资料:
  本文标题:“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三江源”
 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oxersvonandremar.com/zhalinghu/051117.html
  简介描述:图①:在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班玛县玛柯河林区里,国家二级野生保护动物岩羊正在悠闲地活动。 脚下,曾经光秃秃的草地冒出新芽;远眺,湛蓝的鄂陵湖与碧绿的扎陵湖波光粼粼,...
  文章标签:扎陵湖
  您可能还想阅读以下相关文章: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